目前分類:香港社會動態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正當自己埋首更新《中國好聲音》第三季第二期的感想文章的同時,卻突然看到了一個讓大部份香港人先是震驚、再來就是疑惑、又有點悲憤的新聞。由香港四位文化人士蔡東豪先生、梁文道先生、劉細良先生以及宋漢生先生創立的網絡媒體《主場新聞》,在本日(2014年7月26日)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宣佈結束經營。

  今天稍早的時間連到《主場新聞》的網站,就會看到了所有內容已經被移除,留下的只有創辦人蔡東豪寫給大眾、有關於《主場新聞》結束的公告。在此我不打算過份解讀這份聲明,只希望香港乃至於台灣的朋友,能關心一下這則新聞,因為今天倒下的是《主場新聞》,明天倒下的可能就是像《蘋果日報》或者是其他對香港不公義事情發聲的媒體。

  鄙人作為香港其中一個部落客,雖不敢說可以為這個扭曲的香港社會帶來什麼改變,但面對著一個連網絡媒體都不能好好經營的香港,我的心真的痛了,我所熟悉的香港原來已經變得遙不可及。現階段很難讓人相信這只是一個單純的商業決定,因為,我真的不敢想像,一個多元化的網絡媒體,在支持者日增的情況下,卻落得結束經營的下場,以幾位創辦者對做新聞的執著,我實在沒有辦法相信,缺錢是他們把《主場新聞》結束的唯一理由。

  希望大家可以關注一下這則消息吧。天佑香港。

housebeta  

, ,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也不知道是自己運氣不好還是老天故意為難我。前天拖著累壞的身體去跟朋友吃飯,昨天整天就渾身不對勁,還在想著怎樣一個人默默混在人群裡、參與我人生裡第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七一遊行的時候,今天卻發燒至連下床都有點困難…

  怎麼搞的怎麼搞的?去年今天我還溫文儒雅的講著「國民教育」的狗屁不通,才不過一年的時間,香港已然變天。

  新任特區行政長官與其管治團隊上場,市民預見的不是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而是我們漸漸失去的各種自由。

  當我們失去了選擇汲取知識的來源的時候;

  當我們失去了在街上大聲呼喊誰誰誰下台回家找媽媽的時候;

  當我們失去了上街表達訴求的自由的時候;

  當我們失去了一人一票選自己的立法會、行政長官的希望的時候;

  當我們連屋簷上的瓦片都買不起的時候;

  當政府不願意收拾自己搞出來的爛攤子的時候…

  如果你真的很想飛走、飛去瓦努阿圖(台灣稱作萬那杜)也好、飛去哪一個國家都好,請,務必作出掙扎,不,是行駛我們該有的權力,告訴那隻有如太監的禿鷹,什麼叫做「除暴安良」?不是用胡椒噴霧噴向舉橫額、喊口號的人就是維持秩序,有種的你大可以下令開槍,我相信你的下場不止是下台那麼簡單…

  有感今天連出去銅鑼灣的體力都沒有,希望會參與遊行的朋友,能夠把我的訴求也帶出去,希望這次是最後一次的七一遊行吧(我承認我是樂觀到有點不符合現實,只要曾偉雄仍然在位,我相信還是會有人上街遊行的。)

  這個七一我最想跟大家分享的圖片,就是這個了。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將於本日十一時發表任內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是為《2012年至2013年度香港政府財政預算案》。上個財政年度的預算案,好 像已經被那「六千元」模糊了焦點,上年重點推出用以抗擊通脹、維持樓市健康發展的措施又是否奏效呢?相信本港市民自有公允評論。

  本財政年度開始之前,香港已經無可避免地需要應付歐債危機所導致的環球經濟困局,當行政長官曾蔭權豪言「盼望金融危機出現在自己任內」的同時,這份預算案又是否能夠配合行政長官的「雄心萬丈」?

   預算案公佈在即,某些預算案的重點已被傳媒廣泛報導,作為一個不諳經濟學的小市民,對於預算案其實沒有太大的期望,也沒有太過關心,只是對於香港市民的 意見感到好奇,到底在通漲持續高企、樓市開始降溫、歐債危機令環球經濟前景變得不明朗的惡劣環境下,「財爺」最後一份預算案會如何應對呢?

  由於小弟的時間多得很,今天就在這裡為大家持續更新預算案的內容,內容也會不斷加加減減。最後會就部份措施提出一點點個人意見,若你有空有意見的話,不妨一起討論吧。 

財政預算案政府官方網頁:http://www.budget.gov.hk

budget 2012-2013.jpg  

, , , , , , ,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進入本篇主題之前,先簡單說一下博務吧。本月13日播出的《CSI: NY》第八季第十一集與本月17日播出的《Glee》第三季第十集的感想,因為昨天才有空收看節目,所以將會於今天較後時間或明天發佈,敬請見諒。


   我明白較為活潑的題目會吸引更多人看,可是文字的力量從來不是來自於寫的人,而是在於看它的人,有人看自然有人說,有人說自然有更多人看,這樣才是所謂 的共嗚,也就是文字真真正正可以改變世界的力量。我不是什麼有名的作家,也不是什麼靠嘩眾取寵達致宣傳效益的潦倒文字工作者。

  我只是一個很平凡的中國人。

   是的,我不會不齒稱自己為中國人,因為這是與生俱來的事情,也是我移民自殺一千次都沒有辦法改變的事實,反正這不是背負著十惡不赦的罵名,有什麼好不承 認的;同時,我也很驕傲自己是一個香港人,因為香港真的是一個很不錯的地方,儘管近來香港真的有「dying」的趨勢。  

  近日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孔子第七十三代後人孔慶東接受內地視頻網站訪問時,提到內地小孩在港鐵車廂內進食,被港人以廣東話責備的視頻時,孔教授牽扯到自身遊港經歷、對後殖民地時期/回歸不久後的香港的印象,竟然發表了「名滿天下」的「香港人是狗」言論。

  昨天在Facebook 分享片段的時候不知道孔慶東是何許人等,今天看到了新報新論及其他報章後,知悉原來他就是孔子後人、上年頒發「孔子和平獎」給普京的那位先生後,我就覺得香港人白白浪費了自己憤怒的力氣了。

若未看片段己經感到氣結的朋友,小弟奉勸你們還是不要看好了…

,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不到《華人星光大道》結束後的第一個週一,就有一個那麼值得寫的主題等著我。

  當香港流行音樂(泛指廣東歌曲)走到一個不可 不變革的地步,有人跑出來指出的除了是現時廣東歌的不濟之外,竟然也有人把一堆值得再三回味的歌曲說成是俗到不行的東西。自己對於香港樂壇不算是很熟悉, 可是前輩歌手、創作者的歌曲也算是陪著我長大的,即便是六、七十年代的歌曲,到現在還是不絕於耳。當然,不絕於耳說明不了它們雅俗的程度,可是當這些音樂 植根香港數十載,好些詞曲創作者甚至已然仙遊的時候,有人跑出來把他們的歌說得一文不值,又間接的把當年的香港文化說成是俗到不行,我就有點看不過眼,非 得要在這裡寫幾個字回應一下。

  俗的定義因人異議,可是香港著名跨媒體文化人胡恩威先生劈頭一句就用了「低俗」兩個字去總括香港的流行音樂,我想就算近年沒有特別注意廣東歌的朋友(像我),也絕對用不上低俗去形容一個香港人曾經引以為傲的潮流文化。

  是的,香港流行歌曲已經走盡了一個死角,極為需要改變,可是胡先生有必要捧他心目中鑑賞指數較高的獨立音樂的同時,把一些傳唱多年的優秀作品踩到腳底下嗎?

延伸閱讀:

內地網易娛樂論壇轉載黃霑博士的論文《粵語流行曲的發展與興衰:香港流行音樂研究1949-1997》內容(節錄)

中大學生報2011年5月第117期內的文章《音樂擁有力量 - - 與郭達年談音樂》

維基百科有關胡恩威先生的條目

斐宇梧先生博客內的相關短評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已經很久沒有寫過對國家大事的一些感想了,若某些論點顯得太過樂觀、太過理所當然、太過無稽的話,還請各位朋友海涵。

  原本不打算對陸豐烏坎村事件這些「內部利益衝突」指指點點,以免被某些人歸類為「境外的爛媒體、爛網站」,可是正正因為汕尾市委書記的一席內部講話曝光後,再次燃起自己對國家中低層官員/高層地方官員的不滿、以及對發生超過三個月的烏坎村事件的一點點看法。

  同樣的,近日廣東省政府公布的《廣東省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規定》,規定全省的傳媒機構和教育機構,在明年三月起,必須要用普通話及規範漢字(即簡體字),如希望用廣東話播音,必先得到政府批准。此舉再次引起廣州地區、更甚者是香港地區市民的強烈反彈,「撐廣東話及繁體字」行動隨處可見、而廣東省省委書記兩年內兩張嘴臉、這種搖擺不定的舉動,已經隱隱為他冠上背叛粵語與繁體字之惡名。

  可是如果推行的,僅僅是「繁簡並行」/「粵普並推」而非所謂的「棄繁從簡」或者是「推普廢粵」,反彈的聲音又會如此的強烈嗎?(當然我也是粵語/繁體字的擁護者,雖然學起來很難,可是這就是它們的迷人之處吧。)

轉載自內地國際財經日報

轉載自「有種美德叫有種」網誌廣州本土網 Gz106.net

, , , , , , , , ,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進入主題之前,先交代一下本博客的小小動向,因新浪網上載相片的系統不知道出了什麼毛病(還是我的網絡出了問題?),有部份《CSI: NY》第八季第三集的相片未能上載,故本集的感想至今仍未發佈,在下仍會不斷嘗試看看今天晚上會不會把問題處理好。

(另 外致所有《Glee》的粉絲,如果有興趣繼續在這裡獲得劇集最新內容及感想,我只能跟大家說,十一月再見吧。因為本月美國那邊只會播出《Asian F》那一集(即第三集),第四集《Pot O' Gold》將於當地時間十一月一日才播出,分享的話,可能真的要等到十一月三或四日了…)


   素來港鐵的車廂裡,不會出現分貝極高的噪音,不管是早上、中午、晚間也好,車廂的空氣指數與寧靜指數同樣處在一個高水平。例外的情況不是沒有,只是多數 都是一些很個別的事件,例如某人跟某人在吵架;這個先生/太太把自己的嗓子吼到最大聲,把電話另外一頭的那個人罵慘了;一些年青人在車廂裡不知怎地起哄又 叫囂(自己曾經也是其中一份子…)、或者是一大批大學生在為迎新營的遊戲而稍為提高了他們的聲量(自己也曾經是大學生…也明白的…)等等等等的情況,當車 廂裡有乘客終於忍不住的時候,不至於會用說話來展示他們的不滿,可是一些肢體動作、眼神,就足夠讓那些人立刻閉嘴。

  可是閉嘴過後那些聲浪又慢慢的恢復過來…不過情況就稍為收歛了一點。

  真正令人為之側目的、又不太敢出口罵的、給了他們暗示又完全接收不到的,大概只有一群很有小聰明、卻沒有大智慧的小朋友。香港人普遍稱之為「港孩」,可是我自己並不覺得「港孩」是一個恰當的稱呼。他們真的是香港的惡夢嗎?

(黃明樂先生著作《港孩vs 新高中 - 家長的惡夢》一書封面,圖片取自世華文庫網站,請不要誤會,本篇並不是什麼閱後感,只是在google上剛好找到了這張照片…)

, , , , , , ,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副總理李克強來港訪問三天,帶來的除了一系列振興香港的措施、及惠及大學生的北上進修資助計劃以外,同時為香港掀起了一陣新的白色恐怖。李 克強到訪香港大學,參與其一百週年校慶之際,五名來自不同院校的大學生以圖示威請願,當中包括了香港大學的學生,但他們還沒有看到副總理的一條頭髮已被超 過二十名的警員及港大保安強行困於後樓梯間,並鎖上門禁止他們出入,歷時約一小時。

  惡法尚未重臨,香港警隊卻已出了一個鷹犬中的代表人物,比惡法還要惡上十倍的曾偉雄,保安局局長李少光的工作也變得輕鬆了,因為根本沒有他表演的機會,說不定日後迎來的曾偉雄就是2003年的葉劉淑儀了,篡位(保安局局長)之心,路人皆見吧曾偉雄。

, , , , , ,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月一日,對我來說是一個極其無聊又毫無意義的一天。

  是的,對於樹仁大學法律與商業學系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我是完全沒有歸屬感的。

  是的,以上說法完全歸功於某字母副教授的極權管治及曾蔭權對民生議題的無視,以及近期林公公再次強姦民意、霸王硬上弓硬推立法會議員替補法案。

  是的,以上種種原因,就足夠令我對這兩個地方毫無歸屬感。

   是的,當我聽到「南海之隅,香島之濱…」的時候,我會想到樹仁大學這個很好的地方,也會想到尊敬的胡鴻烈校監及鍾期榮校長(當然是不會想起那位字母副教 授,學生遲到的話就命令他們在公眾地方唱校歌,對比其他種種的懲罰,這無疑是對學生尊嚴最大的侮辱,讓校歌淪為他個人責罰學生的工具,也表現出這個人對校 歌的不尊重);相對的,當電視裡響起了「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我只會想起cctvb 晚上六點半的晚間新聞,卻不會想到曾蔭權這個被官僚主義徹底污染的人及香港特別行政區,因為洗腦式的播放,讓我們對這首本來屬於我們的歌生厭。

  回歸十四年了,同時也在該學系熬過四年了。到底香港人得到了什麼?我又得到了什麼?

, , , , , ,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星期《壹週刊》的封面為香港社會再投下一顆震撼彈。

  房屋問題在近年來高地價、高樓價加上通漲持續高企的情況下,成為本港最 嚴重,亦是市民最關注的民生議題。可惜,無論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如何打擊炒風,什麼九招十二式云云,對遏止炒風的成效都不高,一幅又一幅以高價成交的地皮, 一篇又一篇關於本港住屋問題的報導,揭示了香港、一個堅尼系數高企的地方,收入不多的人無論在衣食住行方面都面對極為嚴重的困境,正值壯年的如是,更遑論 一批年長的低收入人士。

  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女士在上月底的立法會會議中稱,劏房「劏」得合規格,其實它的存在是為一批低收入人士提供了選擇,可是所謂的選擇,是迫不得已的選擇,還是衡量所有可行的方法後作出的選擇?我絕對相信是前者。

延伸閱讀:

Miniforum內有關《壹週刊》報導: 香港恥辱 棺材房悲慘世界

高登論壇內有關《壹週刊》報導:香港籠屋再進化之棺材房

, , , , ,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九千減去三十六,是一道普通到極點的算術題。會心算的,一秒都不用就可以給我們一個答案;不會心算的,花兩秒按一下計算機也能輕易的得到答案。

  偏生這個答案卻被我們祖國打成黑歷史。(有關黑歷史的意思,煩請各位谷歌一下,畢竟今天不是討論高達歷史的一天)

  我不知道香港新浪網跟內地新地網的作風是否一致。如是者,我相信這篇東西出現不到一句鐘就會遇到被刪除的命運,所以我一定會自行做個備份,以免老了會徹底忘了這種感覺、這種切膚的感覺。

  我只想問,為什麼看歷史要看得偷偷摸摸?

  除了每年出席悼念活動以外,我相信一定有其他的途徑去回顧這個全世界都願意去面對的往事,不,有一群高高在上的人是想都不敢想這件事的。

, , , , , , , ,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