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是自己運氣不好還是老天故意為難我。前天拖著累壞的身體去跟朋友吃飯,昨天整天就渾身不對勁,還在想著怎樣一個人默默混在人群裡、參與我人生裡第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七一遊行的時候,今天卻發燒至連下床都有點困難…

  怎麼搞的怎麼搞的?去年今天我還溫文儒雅的講著「國民教育」的狗屁不通,才不過一年的時間,香港已然變天。

  新任特區行政長官與其管治團隊上場,市民預見的不是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而是我們漸漸失去的各種自由。

  當我們失去了選擇汲取知識的來源的時候;

  當我們失去了在街上大聲呼喊誰誰誰下台回家找媽媽的時候;

  當我們失去了上街表達訴求的自由的時候;

  當我們失去了一人一票選自己的立法會、行政長官的希望的時候;

  當我們連屋簷上的瓦片都買不起的時候;

  當政府不願意收拾自己搞出來的爛攤子的時候…

  如果你真的很想飛走、飛去瓦努阿圖(台灣稱作萬那杜)也好、飛去哪一個國家都好,請,務必作出掙扎,不,是行駛我們該有的權力,告訴那隻有如太監的禿鷹,什麼叫做「除暴安良」?不是用胡椒噴霧噴向舉橫額、喊口號的人就是維持秩序,有種的你大可以下令開槍,我相信你的下場不止是下台那麼簡單…

  有感今天連出去銅鑼灣的體力都沒有,希望會參與遊行的朋友,能夠把我的訴求也帶出去,希望這次是最後一次的七一遊行吧(我承認我是樂觀到有點不符合現實,只要曾偉雄仍然在位,我相信還是會有人上街遊行的。)

  這個七一我最想跟大家分享的圖片,就是這個了。

我沒有說謊,我何必說謊?

 

  這三、四個月裡面,香港的情況可說是越變越壞,從行政長官「假選舉」開始,兩位候選人與各自的選舉團隊不斷抹黑對手,候選人辯論大會變成了互揭對手瘡疤的鬧劇,席間唐英年的一句「你呃人」(你騙人)更成為家喻戶曉的笑話。

  當時被指摘欺騙香港市民的梁振英,信誓旦旦的說當年沒有提出任何動用防暴隊鎮壓參與遊行市民的言論,隨後唐氏大宅被揭發違規僭建,梁氏也第一時間跑出來說,自己的大宅並沒有任何違規加建的建設。

  唐氏與梁氏的選情就這樣來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香港的未來也彷彿被披上一片表面是彩虹的黑紗。梁氏當選了,他的大宅也被揭發滿佈違規建築,有趣的是身為測量師的他,竟說他的專業並未能讓他及時發現這些違規建築的存在。「西九事件」如此、對基層市民先關注後忽視、對中聯辦諂媚、口說促進司法行政合作轉頭卻把立法會議事規則視為無物,種種不經大腦的謊言,除了帶來公關危機以外,也為香港的未來帶來很多不安的因素。

  修身、治家尚且力有不逮,我很懷疑同儕之間在選舉結束所說的,「先給他機會施政再評論他的功過」這種說法,到底有任何實際的意義?


 

蓋世太保 x 禿鷹

  現在香港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上任以來「禿鷹」之名如影隨形,除了「禿頭」的情況越見嚴重,他「鷹派」的高壓作風亦更見明顯,對於香港市民上街示威的處理手法,一次比一次粗暴,完全無視了基本法當中提及,香港市民擁有集會、言論等各種自由的條文,處處放大警隊條例賦予警方的權力,把「維持治安」凌駕在遊行人士的安全以及權利之上,就連記者的採訪自由都受到嚴重的限制,遇上內地領導人到港訪問,記者問他們問題彷彿需要經過警察的過濾,曾氏把過往港人引以為傲的「公僕」變成了與內地無異的公安,香港警隊也儼如從當年英治時間的皇家警察、從前的特區警察、變成了現在的廣東省香港市公安局。


在飛走之前,我們還是要挽回我們的尊嚴、奪回我們應有的權利

  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想離開香港的人會越來越多,不管真的是去瓦努阿圖也好,去別的國家也好,離開前我們還是爭取我們該有的自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博士這一兩天說過,幸好在香港還有法治(我相信是僅存的丁點法治…),至少香港人在香港罵任何人,都不會「被消失」、被警察明目張膽的強行帶走,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一天,我相信每一個人寧願去死好了,回去內地嗎?若香港與內地同化,回去內地跟留下來又有什麼分別?有能力者乾脆去別的國家不就一了百了嗎?

  是的,這是最最最最最消極的方法,我不走,我也懶得走,若能夠見證香港從起飛到墜落、從民主到赤化,也算是一輩子只有一次的機會吧?留守到最後,爭取應有的權力到最後,也許就是除了大喊「共產黨倒台」以外,最實際、以及唯一可以做的事情了。

  這個七一,我動不了,若不嫌棄的,請把我這些沒什特別的想法,帶給一同上街遊行的各位吧!

  完了,我還是需要倒頭大睡,不奢望明天跟今天是兩個世界,只希望明天會更好。

我要飛走 我要自由 我要用最溫柔的刑求
讓你一無所有 讓你在說謊的時候
想到我 會很心痛        

              楊乃文《證據》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