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篇主題之前,先簡單說一下博務吧。本月13日播出的《CSI: NY》第八季第十一集與本月17日播出的《Glee》第三季第十集的感想,因為昨天才有空收看節目,所以將會於今天較後時間或明天發佈,敬請見諒。


   我明白較為活潑的題目會吸引更多人看,可是文字的力量從來不是來自於寫的人,而是在於看它的人,有人看自然有人說,有人說自然有更多人看,這樣才是所謂 的共嗚,也就是文字真真正正可以改變世界的力量。我不是什麼有名的作家,也不是什麼靠嘩眾取寵達致宣傳效益的潦倒文字工作者。

  我只是一個很平凡的中國人。

   是的,我不會不齒稱自己為中國人,因為這是與生俱來的事情,也是我移民自殺一千次都沒有辦法改變的事實,反正這不是背負著十惡不赦的罵名,有什麼好不承 認的;同時,我也很驕傲自己是一個香港人,因為香港真的是一個很不錯的地方,儘管近來香港真的有「dying」的趨勢。  

  近日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孔子第七十三代後人孔慶東接受內地視頻網站訪問時,提到內地小孩在港鐵車廂內進食,被港人以廣東話責備的視頻時,孔教授牽扯到自身遊港經歷、對後殖民地時期/回歸不久後的香港的印象,竟然發表了「名滿天下」的「香港人是狗」言論。

  昨天在Facebook 分享片段的時候不知道孔慶東是何許人等,今天看到了新報新論及其他報章後,知悉原來他就是孔子後人、上年頒發「孔子和平獎」給普京的那位先生後,我就覺得香港人白白浪費了自己憤怒的力氣了。

若未看片段己經感到氣結的朋友,小弟奉勸你們還是不要看好了…

而我不知道孔慶東是誰…?

  這真的不是我故意惡搞某香港歌手,只是在視頻流出之前,我有聽過「孔子和平獎」這個異物、也大概知悉南方報業被針對的事情,可是就是不知道原來這兩件事情都跟孔慶東有關。

  孔慶東教授繼上年十一月透過幾位俄國留學生的手,頒發「孔子和平獎」給俄國總理普京的時候,成為了當時的新聞人物;這一次則透過評論香港社會事件而再次成為焦點,而且是有點焦臭味的焦點…

   當我看了一些有關他的背景資料的時候,再去看一次這段影片,就覺得十分有趣,也覺得整件事已經沒了討論價值,因為這個人的言論一直是左傾以及激進,所以 他沒用上問候家人的話,只罵港人仗著後殖民時期的優越感看不起中國人,這不是人,是狗,我已經有點感恩了,因為,他沒有問候香港人的母親,所有香港人都有 母親,那麼整個香港的母親又是…?

  孔慶東教授繼上年十一月透過幾位俄國留學生的手,頒發「孔子和平獎」給俄國總理普京的時候,成為了當 時的新聞人物;這一次則透過評論香港社會事件而再次成為焦點。而孔慶東原來也是一個熱衷微博的學者,光是今天早上已經寫了/轉發了超過三十條微博,粉絲人 數也正以每一秒三人的數字急速增長。

  今天他用了繁體字發表了N條微博,包括了香港報章對是次事件的報導,孔的用意不明,個人猜想是回應港人用廣東話罵內地小孩一事。

「___不代表我們」系列

   當然以上只是一些很無聊的、利用文字取巧的小玩笑。可是現實是中港對立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形成了。源頭是哪裡、是什麼,無從考究。有內地朋友在微博上提 出,早在1842年清廷戰敗割讓港島時已然為中港對立分化埋下了極難修補的縫隙,這看法絕對值得思考,不過對於化解兩地分歧的作用就不大。

  一個族群與一個族群之間出現分歧,絕對不是什麼新鮮事。最近中港兩地的矛盾深化,相信以下事實絕對可以說明當中一二。

1. 雙非孕婦影響本地孕婦享用本地產檢及分娩服務。

2. 部份雙非孕婦付費接受相關服務,有時候認為自己遠道來港,又有付錢,加上擔心腹中胎兒的健康,有時候顯得財大氣粗,雖會讓人氣結,可是他們有付錢,我們也只有罵的份兒;其實,沒有付款、生產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的,我們也真的只有罵的份兒…

3. 部份內地遊容欠缺公德,例如在港鐵車廂裡如廁、用餐(我曾見過吃咖哩湯烏冬的,味道真的是…所以吃點心麵其實算是小事…)

4. 部份內地遊客在部份本港商舖買到品質與價錢不符的產品/接受次等的服務,這也是鐵證不二的。

5. 「導遊阿珍」事件不是冰山一角,卻也不是事實全貌,這說明了什麼?就是內地遊客有好有不好,香港服務業者這棵大樹也是有枯枝的。

6. 內地遊客/商人來港消費/投資的確會推動經濟。他們當中有財大氣粗者,也有與港人相處融洽的例子;Vice versa,港人北上旅遊投資情況亦然。

  還有太多的例子。

   這說明了什麼?所有事情都是相對的。香港的服務業者邊罵也是要邊招呼他們,內地遊客邊罵也是邊來港旅遊;某部份香港商人嘴裡說著自由行的不好不好,那邊 廂以內地遊客為對象的名店卻開遍港九的同時,內地部份較為激進的遊客邊說著「我們不來你們就餓死了」的旗號,內地旅客訪港人數卻不跌反升;最後一堆負面新 聞出來的時候,香港人會說我們才不稀罕你們來分薄我們的資源/拉高我們的物價,內地人則說我們也不稀罕這些東西之類的

  奇怪了,罵來罵 去,都是大家有大家的罵,可是急診室內一百個內地孕婦都是這樣嗎?我不能代表前線醫護人員發聲,的確比例較高的內地孕婦態度不可取,可是不是全部的內地孕 婦都讓醫護人員感到氣結吧?掠奪香港資源之說,我想大概只能怪香港政府在立法與行政措施方面把關不嚴,才導致今時今日的惡果,若早一點限制來港孕婦數目, 就不會把分歧弄得這麼大,現在才考慮限制人數?太遲了。

  個別舉例也許是不客觀又沒有多大意義的,反正任何人都可以舉一反三,不過確實我遇過的內地遊客當中,有好有不好,有彬彬有禮的、有幾乎沒有人性的、沒公德心、有公德心,對店員大呼小叫的、被店員大呼小叫後據理力爭的…怎樣好與差的內地遊客我都遇過。

   從來都沒有看過網絡有人分享內地遊客好的一面,是他們真的很差?還是我們選擇性失明?此時此刻風頭火勢,我並不是要香港人完全接納內地人(包括他們的好 與壞),只是這些只有負面的分享與報導,真的代表著所有內地人的行為嗎?還有也代表所有香港人的看法嗎?同樣的,在內地支持孔慶東言論的內地人,香港人真 的全都是仗著優越感而輕視內地人嗎?沒有一個人、一件事、一個趨勢可以代表一個族群,就選是民選出來的國家領導人都不可能代表全國人民,正如曾蔭權於09 年五月十四日在立法會就平反六四事件發言時說:「時間過了,港人對國家的發展有其評價,國家發展為香港帶來繁榮穩定」、「代表整體香港人的意見」,隨後惹 來了猛烈的抨擊,可見一斑。

  孔慶東偏頗又激進的言論,真的代表所有內地人對港人的看法嗎?孔慶東代表所有中國人嗎?同樣的,部份內地人在港的行為即使稱得上是蝗蟲所為,可是真的全中國十三億人減去香港七百萬人後就全都是蝗蟲嗎?相對的,全部港人都是仗著殖民時期遺下的優越感去欺負內地人嗎?

  不管是蝗蟲還是狗,本是同宗,何苦因為某些不代表自己的言論、而把別人一些不代表所有人的劣跡無限放大呢?我們是人,不是昆蟲或動物。

過濾資訊

   《拾年記》的作者梁先生(舊同學啦)在Facebook 上寫了一篇挺長卻又有意義的Status,借此機會想分享一下當中的訊息。刻板的categorization 會讓人失去自己的想法,把上述提過的事件盲目歸類為只有內地人才會做的事情,老實說,對他們不公平,也對我們不公平。廣州市民自駕遊的新聞,其實網上轉載 的並不是事實的全面,倒是還有更多的條款,例如是港人也可以往廣州自駕遊(我個人對此是不太感趣啦…)。

  盲目的歸類,其實真的會讓人無視不願接受的事實…

總結 - 相煎何太急?一顆老鼠屎毀了一鍋粥。

  說是淺談,就是真的很淺,也原諒沒有也不會拋書包,太多學術的理論我不願搬出來、也搬不了。結單兩句作結,就是沒有一個人可以代表一群人,也沒有一些行為可以代表一群人的德行。套用一句俚語「一顆老鼠屎毀了一鍋粥」, 不要讓一些瘋人瘋語從中挑撥。誠然現時兩地暫時處在一個水火不容的地步,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把事情解決的同時,三言兩語卻可以觸動所有人短暫敏感的神經。 不敢想有看到兩地共融的一天,只要這些可以解決的矛盾不再出現得那麼頻繁,香港「dying」的速度也就不會那麼快了…

附錄 - 元華:「阿鬼,你都係講番中文啦。」

  其 實整件事最讓我不解的是,縱使孔慶東提到方言與普通話是可以並存,可是在香港用廣東話罵人有什麼問題?在別的國家旅行,外國人都是先用自己母語去罵別人, 若被罵的人真的聽不懂,罵的人才會用第二或第三語言去加以說明,我不懂這為什麼是一個值得去罵的部份,我在上海坐計程車被同胞用上海話罵的時候,我也不 能、也不會要求人講廣東話啊。 

  另外一個小問題,這已經 是無關紛爭而是基本邏輯的問題啊,正如孔慶東反問明報記者:「『香港有一部分人是狗』這句話有錯誤嗎?我罵過深圳、上海、北京人,都沒事。香港為什麼老虎 屁股摸不得?」,那麼「罵在港鐵裡吃東西的人」有錯誤嗎?我們也罵過自家人、外國人,都沒事。某小部份的內地人為什麼罵不得?難道用母語去罵就讓整件事變 得不合理嗎?

,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