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

  出自《道德經》(或名《老子》)第八章,字面意思即擁有高尚品格的人就如水一般,而水只是善於滋潤萬物卻不會與它們爭鬥。 

   「若水」兩字給我的感覺跟「弱水」無異,都是比較偏向女生感覺的一些詞組;「若水」意即「像水」、「弱水」卻是指淺而急的河流,兩者風馬牛不相及,怎麼 會在自己腦海中有一個密不可分又揮之不去的既定想法呢?此時此刻除了說自己的心神不再合一、心神卻同時處在一個極為混沌的狀態之下,我相信沒有別的、更好 的答案可以解釋當前思緒混亂的原兇。

  如果要我活得像這種「水」一般,我想我這輩子大概會悶死了。

  自己從來對「偽君子」之流報以不屑一顧的態度;對於「偽小人」當然是不會加以理會;對於「真正的正人君子」我會報以崇拜的心態的同時,又會處處展現出自愧 不如的言行舉止,因為我真的發自內心的喜歡這一類人,也樂於跟他們做朋友(前題是他們不會掛斥我…);對於「真小人」,我是十分樂意的把他們歸類為伙伴、 可以信賴的人,因為自己就是一不能再真的真小人。

  如果迫不得已要跟「偽君子」打交道,心裡會暗自盤算,到底這廝什麼時候會狠狠的將自己 一軍而處處提防;「偽小人」嘛,就恨不得一腳把他們踢到無底深谷去,去「裝」一個小人都裝不好,做好人又做不了,那人生還有什麼意義?要害人功力又不夠, 要做聖人道行又遠遠不及,那…我怎麼好意思要跟他們打交道呢?就寧可讓他們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不是很好嗎?

  「真君子」是一種神聖不可侵 犯、思想過份單純美好的瀕危生物,如果我自己有機會跟他們一起做事,就算明刀明槍知道有機會可以誣蔑他們、讓他們身敗名裂也好,自己也下不了手,因為他們 真的是過份正直,那種正直的光環就像「只容許自己帶著善良的心去看他們,稍有歪念就會被那些光溶掉的感覺…」「真小人」與「真小人」的組合相信是社會上效 率最高的一種組合,大家都知大家有點邪惡的感覺,也開宗明義的表明自己是為「上位」、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就會以任何手段去把對手拉下馬的,這種事情其實過 份美好,因為哪有敵人在攻擊自己之前會跟自己大喊一句說:「我要狠狠的打你一頓了。」?沒有,可是有時候跟這些人在一起的時候,人類心領神會的本領就會跑 出來,潛意識告訴自己那個人是這樣的,自己就會有所防備,對方也沒有怎樣故然隱藏自己的「進取態度」,大家好來好往,最後誰失敗了就心悅誠服,日後反而可 以好來好往。

  所以嘛,在爾虞我詐的世界裡,替自己塑造太過美好的人格,很多時候受到傷害的都是自己。不是說鼓勵大家處處要打著傷害對方 的主意,只是在適當的時候要懂得保護自己,無限量的在為別人付出的一套,要是合用的話社會上就不會鬧出太多悲劇了,不過只要運氣好的話,碰到一個真正對自 己好的伙伴/愛人的時候,那種付出帶來的滿足感又是財富所望塵莫及的。

  「上善若水」,如果在後面加一句「不平則鳴」,會是一句很好的搭配嗎?有時候真的要記得自己在社會裡已經是身不由己,性格很好的你滋潤別人的同時,別人就在跟你鬥爭,就算自己不想去爭也得去爭,學會多一點保護自己的技倆,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的。

  慶幸,我遇到的好人比壞人多,壞的人真的很壞;好的人卻對我好到有點自漸形穢。


(後記:很感謝所有看過這個博客的人,畢竟自己不是一個專業的作家,運用文字的功力只屬下品,寫一些自己從來沒有碰過的東西,那麼短的時間就招來這麼一大批的 讀者,除了謝謝以外真的沒有什麼話可以說,特別是來自台灣跟馬來西亞的網友,因為細聊每一集歌唱比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自己不是音樂專業出身,對樂理 云云都是一知半解,寫出來的東西全憑自己的經驗與感受,所以能夠得到你們的支持與轉載,對我來說已經是一種莫名的鼓勵了。)

(後記2:自己 寫博客已有七年半的時間,從呂中時代認識我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比較私密的事情我都會放在facebook跟xanga裡,我自己跟自己說,到底現在寫的東 西,是否真的很想寫的東西?到現在我可以給自己一個答案,我真的想寫。因為長期在寫那些過份擾人的感情事,除了會打擾到別人以外,也會讓別人認為我在把她 們放到一個尷尬的境地,像是讓人看連續劇一樣(對不起…有些話講了是收不回,我這輩子都會記得的…),例如上次寫六年前的事,完全沒料到她會看得到,然後 也讓我自己在不知是否會錯意的情況下,隔空跟她對話,除了令自己有點不好意思之外, 老實說,太久以前的事情就算是記述形式把它寫出來,不多不少還是會有個人情感摻雜在裡面…為別人帶來多餘的煩惱也非吾願…)

(最後一句:我不得不承認我現在真的寫不了一些有關民生議題的東西…不知是自己對政府絕望,還是自己這一個部份的觸角已經消失得無影無縱…)

, , , , , ,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