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博客取名為「地球上的人」,極大原因是因為陳奕迅的歌曲《月球上的人》。這首歌是當年(應該是2008年吧!?)商業電台的科幻廣播劇《黃金少年III》的主題曲。歌曲箇中的意義簡單來說就是一個人以光速飛到月球,自己以月球人的角度去觀看、感受地球人的愛情,他自己也不明白地球人的愛情是相愛、還是錯愛?就連那個人自己也搞糊塗了。

   在香港新浪博客開戶的時候,我第一篇看到的博客就是寫《月球上的人》,本來打算引用當中的一點東西去簡介自己的創作動機,可是留言給那位網主也不知道她 何時才回覆,卻又不想在沒有她允許之下套用/引用她寫得很好的東西,所以我還是把她博客的連結留下來,讓大家好好感受一下,每個人心目中都有一個「月球上 的人」。


  那麼,「地球上的人」又是一個/一堆怎樣的人?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只知 道自己想寫,反正是邊想邊寫,可能五十二個禮拜就有五十二個小故事,第五十三個禮拜就一次過把它們連起來也說不定。那種資料、舖排的東西準備得十足,然後 邊寫邊氣餒,寫不下去的無力感我實在接受不了,也不想再次面對。所以,能寫多少,就寫多少。因為這不是索價一百多塊、在各大書報攤有售的小說,這只是一個 在創作上極為狂妄自大的小伙子、在抱著一種執迷不悔的心態下的產物,文筆稍有奇怪不通順的地方,請不要客氣,立刻留言給我就可以了,謝謝。

連載速度:一週一次吧(希望…) (實驗創作隨時可能因為種種原因而停止連載,恕不另行通知(笑))

博客推薦:

《月球上的人》From 心筆在焉@carmen之流浪地圖

(1) 承諾

  「該起床了。」

  一把冷冷的聲音,搭配著刺眼的陽光,顯得份外的格格不入。

  「就放過我吧…今天不是星期天嗎?」

  男生帶點求饒又不耐煩的聲音,讓站在床旁邊的女生漸漸的失去耐性。

  「你自己說,星期天會陪我媽去飲茶,現在是幾點了?十點了。」

  「我有講過嗎…?又好像…」

  「沒話講了吧?」

  女生是失去耐性了沒錯,可是語調卻是平平的、冷淡的,已經足夠把那個男生嚇倒了。


  男生最後仍花了十分鐘才從床舖上爬到地上,慵懶的走到洗手間去梳洗、再把腳步放得極慢的回到房間換衣服,衣服換好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了。

   期間女生沒有說過一句話,一個人坐在那個小小的客飯廳的兩座位小沙發上,男生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偷瞄了女生一眼,結果她只是安靜的坐在沙發上,二十二 吋的小電視並沒有開著,整間屋子一點聲音也沒有,空氣仿佛已經凝固了,吸一口氣就好像會把手槍板機拉下,射出子彈把所有不安的氣氛一次過燃燒起來,他只好 回房間換衣服。

  十一點了,他換好衣服了、她開口了。

  「可以走了嗎?」

  「可以喔,你可以走就走吧。」

  連「嗯」一聲的回應也懶得說,她就門口方向走去了。

  男生好像知道女生的脾氣,知道這個時候再多說什麼就是自討苦吃,就跟她一起坐電梯下樓,進電梯的時候,有一個中年婦人拿著菜籃,一看就知道是去買菜的。

  「早安」

  「藍先生、陳小姐,現在才去吃早餐嗎?」

  顯然女生還是處於一種「一點就爆」、「一碰就碎」的狀態,雖然深知她不會在外人面前亂發脾氣,可是這個姓藍的男生還是很識趣的立刻回答那個婦人的問題。

  「喔、對喔,今天星期天就晚了一點起床嘛,你知道的我們這些年輕人,放假就很自然會多睡一會。」他勉強化解了女生默不作聲的尷尬,而那個婦人始乎也不是一個傻子。

  「是的,是的,我先走了,還要買菜弄午飯給那兩個小孩。」

  「好的,拜拜!」

  樓齡接近四十年的「唐樓」,出奇的有一部電梯,電梯上落的速度極慢,從四樓到地下就用了快兩分鐘的時間,這兩分鐘也剛好,尷尬的時間不會太長,大家左鄰右里寒暄的目的也達到了,讓三個人不會很尷尬的、又沒話講的困在電梯裡。


  「我約了我媽十一點半在那家酒樓,她應該到了。」

  「好吧。」

  從那幢唐樓走到該區有名的酒樓,步程約十分鐘。方才好不容易才打破沉默的兩人,結果他們的對話就止於那兩句,十分鐘內再沒有說過一句話。

  兩人到達了酒樓,準備踏進門口的時候,女生轉過頭來向男生說了一堆話。

  「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什麼日子?」

  「是我媽的生日。」

  「是嗎?啊…對,你前幾天好像有說過吧!」

  「不是前幾天,是兩個月前我已經跟你說了。」

  「…」

  「我很早就跟你說今天晚上不要約其他人,晚上跟我媽一起吃飯慶祝,也讓你跟我媽見見面,前天你就跟我說,今天晚上約了朋友去喝酒看球賽,什麼曼聯對阿仙奴,曼聯比我媽還重要嗎?酒肉朋友比我媽還重要嗎?」

  「我現在不是跟你來了嗎?」

  「對,你是跟著來了,可是你是不情願的來,不吃晚飯,算了,我約我媽早上飲茶也可以,我約了她九點半,你就十點才願意起床,我打電話給我媽的時候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你把我當作什麼?你把我媽當作什麼?」

  「…就晚了一點起床嘛,一個禮拜工作了六天耶,星期天晚一點起床幹麼發這麼大的脾氣?」

  「你還是不明白。」

  「對喔,我真的不明白。」

  「朋友叫你去喝酒,你想都不想就答應了;我媽想跟你碰個面,吃頓飯,你說,你前後推搪了多少次?」

  「那…飯什麼時候都可以吃嘛,一票朋友一年都聚不了一次耶…」

  「我不想跟你說了,你不要上去了,今天晚上都不要回來了,你去喝你自己吧,你不是藍彪嗎?去啊,去啊!今天喝Blue Label喝個夠啊。」

  「…」

  「我們在一起三年了,住在一起快兩年了,叫你去見我媽,你就推三推四的;叫你存點錢,你就每個月都把薪水花光;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你不是說要儲錢結婚嗎?你不是說要好好的疼我跟我媽嗎?」

  「…」

  「這個世界上我只剩下我媽一個親人了,你還不願意見她。你把我當什麼?」

  「…」

  「我們之間完了。」

  「那…是我不對,可以再給我一個機會嗎?真的,我答應你的我一定會做到!」

  她看起來很文靜,可是不知道是否壓抑了太久,負面的情緒一次過爆發,聲音沒有很嘹亮的她歇斯底里的把姓藍的男生罵到回不了話,也吸引了很多很多人在圍觀。

  時間已經是十一點四十五分,兩人在酒樓門外吵吵鬧鬧已經前後擾攘了二十分鐘,一個婦人從酒樓走出來,看到有一堆人圍在門口,再往前探視一番,竟然看到自己認識的人,想上前問個究竟的時候,女生掉頭就走,男生拉也拉不住,婦人立刻上前一邊拉著男生的衣領,一邊質問男生。

  「你就是那個不成材的家伙嗎?想不到第一次見到你,你就把我女兒激成這樣!」

  「薪水又不高,房子又舊,對我這個老人家又不好,憑什麼跟我女兒在一起!」

  正當婦人不停的罵的同時,電光火石之間,酒樓不遠處的一個路口傳來了巨響…

 

 

, , , , , , , , , , ,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