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一日,對我來說是一個極其無聊又毫無意義的一天。

  是的,對於樹仁大學法律與商業學系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我是完全沒有歸屬感的。

  是的,以上說法完全歸功於某字母副教授的極權管治及曾蔭權對民生議題的無視,以及近期林公公再次強姦民意、霸王硬上弓硬推立法會議員替補法案。

  是的,以上種種原因,就足夠令我對這兩個地方毫無歸屬感。

   是的,當我聽到「南海之隅,香島之濱…」的時候,我會想到樹仁大學這個很好的地方,也會想到尊敬的胡鴻烈校監及鍾期榮校長(當然是不會想起那位字母副教 授,學生遲到的話就命令他們在公眾地方唱校歌,對比其他種種的懲罰,這無疑是對學生尊嚴最大的侮辱,讓校歌淪為他個人責罰學生的工具,也表現出這個人對校 歌的不尊重);相對的,當電視裡響起了「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我只會想起cctvb 晚上六點半的晚間新聞,卻不會想到曾蔭權這個被官僚主義徹底污染的人及香港特別行政區,因為洗腦式的播放,讓我們對這首本來屬於我們的歌生厭。

  回歸十四年了,同時也在該學系熬過四年了。到底香港人得到了什麼?我又得到了什麼?

  早在回歸之前,中央聲明香港在回歸後五十年不變,可是回歸十四年來,除了時代科技等等理所當然的在變以外,其他在港英時期的東西是否真的沒有變?我相信失明的、失聰的、失智的、所有身體有缺憾的人以及健全的香港人都可以跟你說:「沒有變才怪。」

   回歸以後,國民教育不絕的往我們的耳朵、心坎的灌輸一些錯誤的資訊,遠的不說,就說近期教育局的推行的「德育、公民及國民教育」,光是十個範疇已經是互 相矛盾,教授學生有關人權的概念,卻在教導「國民教育」的時候對所有異見聲音、民主運動不聞不問,這算是哪門子的教育方式?

  沒有人可以 否認一個國民對國家必須有一定程度的認識,對國情也要有所了解,可是這些只為討好中共而設的、用於粉飾太平的國民教育,新生代的香港人接受了以後,是否有 足夠的能力用一個批判性的思考去反思國家現在面對的問題?艾末末、胡佳、趙連海乃至程翔事件,再說遠一點包括魏京生、王丹、吾爾開希、柴玲等等的名字,會 不會出現在教材裡?出現的話又是否被冠上反共、顛覆國家政權犯罪者、經濟犯罪者等等的名號?十年後,香港青年不看舊報紙,是否完全不會知道這些名字、這些 人的存在?

  香港的教育局負責教育課程結構把關的工作, 制定各式各樣的國民教育也是他們的主要工作之一,偏生該局其中一個掌舵人、常任秘書長謝凌潔貞女士的「六四沙石論」,就讓很多香港對這個什麼德育、國民教 育產生疑問。作為一個主導香港教育政策的官員,在面對輿論有關國民教育課程裡不包括六四、艾末末等事件的時候,有意無意、直接或間接的說這些事件是歷史上 少不免的沙石,固然是對一眾民運人士的不尊敬,也是對香港人的智慧的一種輕視。試問主導教育的官員的言論如此,作為市民的我又怎樣放心的讓下一代接受這些 「教育」?

  昨天高級程度會考放榜,數位狀元接受了文匯報的訪問,他們發表了對推行國民教育的必要性的意見(注意是文匯報),他們的言論 可見是入世未深的表現,無疑他們的前途(錢途)是一片光明的,可是對整個大環境的了解卻是不足。有說課程內容不宜偏頗、宜陳述國家的好與壞;有說可以把國 民教育滲透至文學、藝術方面;也有說香港學生不是不關心國情,從中學生十大新聞裡不乏國家新聞就略知一二云云。

  我只能說他們太天真了,也只能猜測文匯報寫的不是他們所說的全部(畢竟它是文匯報…)。

  假如他們所說的就是他們意見的全部,那…提議是很好的,但是光看這些提議就知道這個教育部門沒有可能會採納這些意見。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這些學生有自己的想法,也不枉他們背負著狀元之名,不是高分低能之輩,只是他們日後名成利就之時,會否站出來替社會發聲,那就是將來的事了。

   個人認為,如果根據教育局的思維,兩個課程就已經足夠了。「當代與現代中國歷史」,正規一點的英文名稱可以是「Contemporary and Modern Chinese History」,上至武昌起義,下至江澤民時代的結束,都可以作為這個課程的議題。另外在現有的通識教育裡,加入更多有關國情的討論環節,就每件不同的 國家矚目的新聞,在課堂上以討論的形式讓更多學生可以參與其中,上至三聚氰胺事件、下至艾末末、趙連海等等的維權人士、以及如許宗衡之流的貪污案,都可以 列入討論當中,當然國民教育並不是「報憂不報喜」,三峽工程、西北大開發、京滬高鐵等等浩大的基建工程,也可以有效增加學生對國家的了解。

  以上一些些的謬論,當然不奢望有任何被採納之處/被認同之處,畢竟自己不是教育方面的專家, 也只是碰到七一這個特別的日子,趁機對舊校就讀過的學系發一點牢騷,也說一下對所謂的洗腦式教育的不滿。

   認識國家之餘,也要多認識香港,希望港生對香港的時事也要多加關注,畢竟香港才是我們居住的地方,香港的事尚且管不了、也管不好,我們哪來的閒情逸致去 管十三億人也管不了的事情呢?最後作為一個稍微讀過法律的「低材生」,我真心希望黃仁龍司長不要埋沒自己的良心與專業知識,去為一個沒心沒肺的內務總管及 惡法護航,這是對你自己資深大律師的資格的一種侮辱。

  各位可以說我光說不做,也對,我是寧願寫也不太願意去遊行的。

  只是我跟遊行的人一樣,都想香港變得更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tthew 的頭像
Matthew

Thew.地球上的人

Matthe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